• 荷你有约!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(组图) 2019-05-22
  • 习近平: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5-22
  • [可怜]俄罗斯2018世界杯——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,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。[可怜] 2019-05-16
  • 圆茄子炒炖,长茄子蒸拌 2019-05-16
  • 芜湖乡间小路上演“警匪片” 警车狂追小轿车 2019-05-12
  • 实用+美观的卡座设计,让角落也充满情调! 2019-05-11
  • 高清图集:二月习近平精彩镜头全纪录 2019-05-11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8期) 2019-05-08
  • 泰瑞沙慈善援助项目启动会 2019-05-08
  • 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 坚决打好打胜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-05-05
  • 为回家看世界杯酒后开车 男子酒驾遇查弃车逃跑 2019-05-03
  • 品四大名著 话端午习俗 2019-04-30
  • “三个融合”走出新形势下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子 2019-04-28
  • 校企共赢 奥园与北大经济学院达成合作并共同举行中国经济高端论坛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28
  • 大屏看激光?中怡康数据:海信激光电视已“霸占大屏” 2019-04-27
  • 燕赵风采20选5今日开奖 > 圣印至尊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穆飞阳,蓝断尘!

    河北20选5走势图今天: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穆飞阳,蓝断尘!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看周围的战斗痕迹,这梦风应该是刚刚才经历完了一场恶战。老徐,这可是好机会??!”脸上泛着古怪神色的同时,干瘦中年暗地里也是对着他身旁长衣壮汉传音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机会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长衣壮汉一愣,显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老徐,这梦风先前可是才在决斗场来了一波连胜,后面又出售了三十份他那恢复速度贼快的组合丹药。他身上的号牌,可是至少兜着三四十万积分呐!”干瘦中年略含深意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三四十万积分?莫不成你是想……”闻言,长衣壮汉也是明白过来,眼中顿时掠过了一丝惊色,身子下意识的一颤,有些畏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长衣壮汉先前在决斗场,才刚刚经历了一场被榜单强者吊打的经历。此刻心下可还残留着刚刚的阴影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眼下,听到干瘦中年竟然想对同样在榜单上,并且在前不久,才刚刚击败了赫赫有名的杀君通念杰的梦风出手。这如何能不让他惊愕,而更多的,还是畏缩与胆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老徐瞧你这样子,你看看眼前这梦风的状态。竟然需要小侍女为他护法,显然刚刚他经历的那场恶战,让他消耗匪浅。此刻正是对他出手的好机会。只要能将他的号牌抢来,那我们两人至少也能得个十几万积分。那可是十几万积分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到长衣壮汉这副畏缩的模样,干瘦中年不禁有些急了,连忙劝说道:“十几万积分,你要想想,拿到手后。那把你一直攒钱想买的高级灵器长矛,直接就可以买了。除此之外,还有得富余,完全足够让你再买上一些极品丹药和灵符在身上备着。而且你不是一直喜欢那个土著姑娘小花吗?到时候,可能一把积分丢过去,她还不屁颠屁颠的跟在你后边一句一句徐哥哥的喊着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闻言,长衣壮汉明显有些动心了,只是先前的阴影,还是让他此刻有些畏缩情绪,因而犹豫不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让干瘦中年不禁焦急的道:“老徐,你还犹豫什么?此刻不出手,等等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干了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闻言,干瘦中年的催促,让长衣壮汉抬头望了眼对面的梦风,此刻俨然盘腿坐在地上调息一动不动,那身上的气息,完全说明后者此刻没有战斗的能力。这让他心下一定,同时一咬牙挥了挥拳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我们上吧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状,干瘦中年毫不犹豫的直接取出一把金色的锋锐匕首,一旁的长衣壮汉见状,也是取出了一杠长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??

            站在梦风身旁的柔儿见状,那早已紧绷到极点的神经,在此刻彻底爆发,一对眸子直视着干瘦中年二人,色厉内敛的斥喝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?”闻言,干瘦中年的嘴角顿时勾起了一抹弧度,那双贼溜的眼神,在柔儿姣好的娇躯上仔细打量了几眼,不禁舔了舔嘴唇,颇有些口干舌燥的色眯眯道:“小侍女,这你还不清楚吗?当然是要干你咯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干瘦中年的话,无疑让柔儿一张俏脸,瞬间变得通红,一对美眸也是怒视起眼前二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这时,干瘦中年二人也已是向着她冲来。准确的说,是向着她身后的梦风冲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公子的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状,柔儿银牙一咬,握着她那把梦风送给他的锐器细刀,便是向着干瘦中年二人迎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区区一个小侍女也敢在我二人面前逞威,真是好笑!不过我可不舍得杀你?!笨吹饺岫迳锨袄?,干瘦中年顿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笑的同时,他望向前者姣好娇躯目光中的淫、邪意味,也是变得愈发浓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手掌轻轻一扬,直接便是将柔儿凝聚的些许印之气能量击散,只见干瘦中年一把便是直接将柔儿的一对双手给扣住,而后随手一丢,将柔儿丢到地上后邪笑道:“小侍女,在这乖乖等我一会。等等我马上就来宠幸你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着,干瘦中年也是与长衣壮汉向着梦风杀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柔儿一张俏脸瞬间煞白,一咬牙,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,没有受困的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踏,整个身子直越而起,仿佛用尽了她那一身娇躯的所有力量,直直的撞向了干瘦中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md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干瘦中年才掠出几步,身后的柔儿就已经直撞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前者身体周围,那层护体印之气,自行户主涌动而出。柔儿的娇躯直直撞在干瘦中年周身凝聚出的护体印之气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以她那微薄的娇躯,哪里撞得动身为一位选手,堂堂尊印级高层圆满实力的干瘦中年所凝聚的护体印之气?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不,就好像直直的撞在一块无比坚硬的巨石上一般,柔儿霎时间撞得头破血流,小半个身子,直接被鲜血染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让反应过来的干瘦中年见状,顿时不禁低骂了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这么个小侍女,竟然敢这样出手。本来还打算着等解决梦风,好好享用一下柔儿的干瘦中年,在看到此刻柔儿那一身血液的的模样,一时**也是大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死活的贱婢,这么想死。那本座就成全你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些恼火的干瘦中年,一时怒从心起,一掌也是直直的向着大半个身子已被血液染红,但没有死,还吊着一口气的柔儿轰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以干瘦中年这样的一掌,就算柔儿完好如初的状况下,也会瞬间毙命,更不用说是此刻这样只吊着一口气的模样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眼看干瘦中年这一掌就要轰在柔儿身上,一道喝声在这时也是陡然从一侧响起,与此同时,只见一道身影远远的直掠过来,一把抄起的柔儿,让得干瘦中年这一掌直接落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谁??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干瘦中年一愣,目光直射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见不远处,一名穿着一件赤红衣袍的青年,正抱着柔儿,目光望着不远处还在盘腿调息的梦风,嘴中满是意外的在那惊呼着:“卧槽,还真是这小子。刚刚还以为看错了呢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是谁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到红袍青年没有理会自己二人,干瘦中年面色颇有些难看。不过感知在前者那给他一股不小压抑感的气息,让他心下恼火,却也不敢发作,反而还十分客气的拱手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回来了。只是看这模样,这家伙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??!”也就在这时,又是一道身影,忽然从树林间漫步走出,来到了红袍青年的身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这下可就好玩了。当初那一战败了,我可是一直想找回场子了。只是这家伙竟然给我跑了。现在可好,他回来了,终于有机会可以找回场子了!”压根没有理会干瘦中年二人,红袍青年只是在听得那从树林间走出身影的话后,满脸兴奋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。不过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实力,估计想要找回场子很难!”这刚刚走出,穿着一身蓝衣的青年,见得红袍青年兴奋的模样,不禁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三脚猫?md,你说谁呢!”听得这话,红袍青年顿时不爽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衣青年却是丝毫没有忌惮,只是昂着头淡淡反问道:“除了你还能说谁?怎么,是不服吗?不服就来一战呀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谁怕谁!”红袍青年不甘示弱的喝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相互交谈,完全无视了场中的干瘦中年二人。这,无疑让后者二人的脸色,皆是变得无比铁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终于,干瘦中年忍不住的愤喝出声道:“两位是何人,为何要干涉我二人之事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愤喝,红袍青年和蓝衣青年的注意力这才看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听得干瘦中年这话,两人先是一愣,旋即却是不约而同的冷笑起来:“你们的事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我二人正在行事。两位为何要横加干涉?”干瘦中年点了点头,一脸严肃得到望着红袍青年二人,似乎觉得对方破坏了他正在竭力完成的好事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好一个你们的事。小爷倒是问问,你们的事,就是欺负这么个小侍女?”冷笑了一声,红袍青年看了眼被他横抱着,小半个身子被血水染红的柔儿,语气不禁泛起了一丝冷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小侍女而已,两位何必介怀?若是两位看上的这个小侍女,那在下不介意让与两位。只希望两位不要妨碍我们做事!”干瘦青年闻言,却是一脸淡漠着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于柔儿的死活,完全不在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妨碍你们做事?你们想做的事,就是要对付那家伙是吗?”这时,蓝衣青年忽然指向不远处在盘腿调息的梦风,淡淡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此子与我二人有些仇隙,所以还希望二位不要横加干涉!”干瘦中年颔首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他的话落下,红袍青年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状,干瘦中年眉头不由一邹,颇有些不悦道:“怎么,两位这是铁定了心要与我二人作对不成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与你二人作对?呵,真是好笑。就你们这两个小蚂蚁,也配我们特地来与你作对?”闻言,红袍青年直接冷笑了起来,眼中满是不屑的望着干瘦中年二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无疑让干瘦中年登时大恼,正准备再出口,在他身旁的长衣壮汉,却是忽然拉住了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老徐,你做什么?”见状,干瘦中年有些躁动的望向身旁得到长衣壮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见后者此刻正满脸惊恐的望着对面,那蓝衣青年,身子有些颤抖的对着干瘦中年道:“他…他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见长衣壮汉着一副满脸惊恐,吞吞吐吐,半天说不出话的模样,干瘦中年眉头大邹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蓝断尘!”终于,长衣壮汉完整的低喝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蓝断尘?”闻言,干瘦中年先是一愣,很快便是想到什么,躁动的面色顿时大变,目光望向那一脸淡然的蓝断尘,也就是蓝衣青年,眼中似也回忆起什么,整个身子也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哟,这两个家伙竟然还认出你了??蠢茨阏饧一镌诘谌阋丫艹雒四?!”穆飞阳,也就是红袍青年见状,忍不住一笑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断尘闻言,却是没有回话,只是淡漠的看着干瘦中年二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淡漠的目光,直让干瘦中年二人直感身子一阵发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……快走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也没想,干瘦中年便是低呼了声,转身便逃。长衣壮汉见状,也是连忙跟在了其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想跑?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穆飞阳下意识的就要去追,但却被蓝断尘给拦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拦我做什么?”穆飞阳眉头邹起,满是不悦的看着后者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见蓝断尘的目光扫了眼不远处盘腿调息的梦风,又扫过穆飞阳抱着,满身是血的柔儿,淡淡道:“这是这家伙的事,我们还是不要多干涉,让他自己处理最好。我相信他也不希望他的事,我们帮他处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闻言,穆飞阳眉头一邹,思绪了一番,最好颔首道:“也罢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先为这小丫头疗伤为妙,不然她要是出事了。这家伙估计得发疯?!彼底?,穆飞阳也是看向了他抱着的柔儿,忍不住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断尘点了点头,当即两人便是将柔儿放置了下来,运转印之气,为其疗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很快,肉眼可见柔儿身上伤口涌出的鲜血开始一点点变缓,而后完全不再涌出,伤口,也是开始愈合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穆飞阳与蓝断尘两人,虽然并非炼药师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能为柔儿疗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肉身的实力,连王印级都不到,面对这样一位实力的印师,以身为尊印级强者浑厚的印之气,完全可以直接用印之气为其疗伤。印之气本身,就具备着疗伤效果。随着境界的提升,这印之气疗伤效果也会变得越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拿一位尊印级强者的印之气,去给一位连王印级不到的印师疗伤,完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疗伤的程度只限于柔儿这样的皮肉伤。真正的致命伤,就不是这么好治愈的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随着穆飞阳二人的印之气灌输,柔儿身上的伤势开始愈合,很快她的意识,也是恢复过来。那一对眼眸,幽幽的睁了开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看到眼前穆飞阳与蓝断尘这两张脸时,柔儿下意识的就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直把穆飞阳与蓝断尘都是给吓了一跳,连忙解释起来:“那个,柔儿姑娘你别误会哈。我们没有占你便宜,只是为你疗伤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是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闻言,本来惊骇欲绝,还以为已经遭受他人凌辱的柔儿,听到耳边这似曾相识的熟悉声音,不禁睁开眼,仔细看起穆飞阳二人,很快便是认出了两人:“你们是穆公子和蓝公子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柔儿姑娘还认识我们就好?!奔饺岫谐鲎约憾说拿?,穆飞阳两人皆是不禁松了口气,同时也是满脸好奇的问道:“对了,柔儿姑娘你们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?看梦风那家伙的模样,似乎有些不对呀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柔儿闻言,从地上坐起,这才开口为穆飞阳二人将先前发生的一切说了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怪不得呢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闻言,穆飞阳二人皆是恍然,说着,穆飞阳脸上也是不禁有些意外的望了眼那还在盘腿调息的梦风:“真没想到这家伙进步也这么大。在击败通念杰那小子后,竟然还与帝爵那货对上了,并且将其击退了。啧啧,真不愧是能够击败我穆飞阳的家伙,就是nb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别往你脸上贴金了。梦风击败的对手很多,你在这里面,估计也就是较为末尾的一个而已?!崩抖铣驹谝慌缘诘?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擦,你丫的才是最末尾的!你全家都是最末尾的!”穆飞阳登时恼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断尘,顿时冷笑道:“不服吗?那就来战??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战就战,谁怕谁!”穆飞阳自然不会示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,穆公子、蓝公子……”见状,柔儿想要劝阻,穆飞阳二人却已是走到一边,二话没说直接开打。这让她不禁满脸无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于穆飞阳与蓝断尘二人,柔儿可以说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梦风离开,她独自一人在古宗决斗场第三层,能够一直无碍,其实很大的原因,也是与穆飞阳二人时?;岫运辗饔泄?。不然她一个小小侍女呆在第三层,就算是一直在安全区,也是很有可能被某个起色心的选手强行拉走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此,对于穆飞阳与蓝断尘这样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她已经有些习惯了。每次想劝都是劝不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嗡嗡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是就在穆飞阳与蓝断尘大打出手,掀起一阵能量波动之时,四周的天地灵气,却是忽然像受到了某种牵引一般,疯狂的向着一个位置聚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正在打斗的穆飞阳二人,自然是第一时间察觉,纷纷停手,目光诧异的望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见,此刻以梦风为中心,方圆百里内的天地灵气,就好像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旋涡流般,疯狂的向着他汇聚而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      //www.hqpw.net/html/2155/14029639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燕赵风采20选5今日开奖 www.hqpw.net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hqpw.net
  • 荷你有约!九江武宁澧溪镇数百亩荷花竞相绽放(组图) 2019-05-22
  • 习近平: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5-22
  • [可怜]俄罗斯2018世界杯——中国除了足球队没去,其他的基本上都去了。[可怜] 2019-05-16
  • 圆茄子炒炖,长茄子蒸拌 2019-05-16
  • 芜湖乡间小路上演“警匪片” 警车狂追小轿车 2019-05-12
  • 实用+美观的卡座设计,让角落也充满情调! 2019-05-11
  • 高清图集:二月习近平精彩镜头全纪录 2019-05-11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8期) 2019-05-08
  • 泰瑞沙慈善援助项目启动会 2019-05-08
  • 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 坚决打好打胜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9-05-05
  • 为回家看世界杯酒后开车 男子酒驾遇查弃车逃跑 2019-05-03
  • 品四大名著 话端午习俗 2019-04-30
  • “三个融合”走出新形势下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子 2019-04-28
  • 校企共赢 奥园与北大经济学院达成合作并共同举行中国经济高端论坛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28
  • 大屏看激光?中怡康数据:海信激光电视已“霸占大屏” 2019-04-27